东汉“隶草”《石门颂

2018-12-05   阅读:182

  《石门颂》是著名汉隶摩崖刻石。东汉建和三年(公元148年)书刻于陕西省褒城县(今汉中市褒河区)东北褒斜谷之石门崖壁上。此处是横穿秦岭、连接八百里秦川和汉中盆地的交通要道,古称褒斜栈道。栈道沿途及石门内外,有汉魏以来历代文人学士留诗题名百余方,通称为“石门石刻”。主要有《石门颂》、《衮雪》、北魏《石门铭》等书法精品,被誉为“汉魏十三品”。1971年石门建褒河水库。因石刻在蓄水线下,便将《石门颂》等重要刻石17件,完整地切割下来,移入汉中博物馆珍藏。

  《石门颂》和陕西省略阳县灵崖寺《甫阁颂》,甘肃成县天井山《西狭颂》并称为《中国汉隶三颂》,是我国东汉隶书成熟时期保存最完整的代表作品之一。

  《石门颂》全称《故司隶校尉犍为杨君颂》,又称《杨孟文颂》。此颂为东汉汉中太守王升为原司隶校尉杨涣开通褒斜道的功勋所刻。“司隶校尉”:官名,汉武帝征和年间初置。“楗为”:郡名。杨君即杨涣,字盂文,任职期间,“甚有嘉声美称”。

  原刻为竖立长方形。通高26l厘米,宽205厘米,22行,行30或31字。总共655字。书体为隶书,此刻看似平常,实极古拙浑厚。其结字极为舒展,飘逸自然。通篇布局,字随石势,参差错落,纵横开阖,洒脱自如,意趣横生。汉碑隶书,虽然千恣百态,但都中规中矩,《石门颂》则率意而为,动感十足,将隶书的整饬变为灵动,把规整变为奔放,开汉隶中奇纵恣肆一。

  前人对此摩崖书评价极高。如清人张祖翼说:“三百年来,习汉碑者不知凡几,竟无人学《石门颂》者,盖其雄厚奔放之气胆怯者不敢学,力弱者不能学也”。清,杨守敬《平碑记》说:“其行笔真如野鹤闲鸡,飘飘欲仙。六朝疏秀一派皆从此出。”康有为认为:“《扬盂文碑》劲挺有姿,与《开通褒科道》疏密不齐,皆具深趣。”

  汉代分为西汉和东汉,两汉三百余年间,书法由籀篆变隶分,由隶分变为章草、真书、行书,至汉末,我国汉字书体已基本齐备。隶书是汉代普遍使用的书体。汉代隶书又称分书或八分,笔法不但日臻纯熟,而且书体风格多样。刘勰《文心雕龙·碑》说:“自后汉以来,碑碣云起。”因此,东汉隶书进入了型体娴熟,流派纷呈的阶段,目前所留下的百余种汉碑中,表现出琳琅满目,辉煌竞秀的风貌。在隶书成熟的同时,又出现了破体的隶变,发展而成为章草,行书,真书也已萌芽。书法艺术的不断变化发展,为以后晋代流畅的行草及笔势飞动的狂草开辟了道。

  《石门颂》在古时流传不太广,临习者不是很多,其大放异彩,身价陡增,倒是近年来的事。

  惟坤灵定位,川泽股躬,泽有所注,川有所通,余谷之川,其泽南隆,八方所达,益域为充,高祖受命,兴于汉中。道由子午,出散入秦,建定帝位,以漢氏焉,后以子午,途涩難,更隨围谷,复通堂光,凡此四道,垓鬲尤艰,至于永平其有四年,诏书开余,凿通石門,中遭元二,西夷虐殘,桥梁断绝,子午复循,上则县峻,屈曲流颠,下则入冥,倾写輸渊,平阿泉泥,常阴鲜晏,木石相距,利磨确磐?,临危枪砀,履尾,空舆轻骑,遰碍弗前,惡虫弊狩,蛇蛭毒女曼,未秋截霜,稼苗夭殘,終年不登,匮馁之患。卑者楚恶,尊者弗安,愁苦之难,焉可具言,于是明知故司隶校尉楗为武阳杨君,厥字孟文,深执忠伉,数上秦请,有司议驳,君遂执争,百辽咸从,帝用是听,废子由斯,得其度经,功饬尔要,敝而晏平,清涼调和,烝蒸艾宁,至建和二年仲冬上旬,汉中大守楗为武阳王升字稚纪,涉历山道,推序本原,嘉君明知,美其仁贤,勒石颂德,以明厥勋,其辞曰:君德明明,炳煥弥光,刺过拾遗,厉清八荒,奉魁承杓,绥亿衙蔃,春宣聖恩,秋貶若霜,無偏荡荡,贞雅以方,烝庶,政与乾通,輔主匡君,循礼有常,咸晓地理,知世纪纲,言必忠义。匪石厥章,?恢弘大节,谠而益明,揆往卓今,趾铣椋图杓窗玻醒腥伲龛徚牛浼套荩享樁芳麓鹄せ剩阅献员保暮Xǎ影怖郑繍傆海倘讼藤?,农夫永同,春秋記异,今而纪功,垂流亿载,世世叹诵序曰,明哉仁知,豫识难易,原度,安危所归,勤勤竭诚,荣名休丽,五官掾南郑赵邵字季南,属褒中晁?漢彊字產伯,书佐西成王戒字文宝主,王府君閔谷道危难,分置六部道桥,特遣行丞事西成韩朗字显公,都督掾南郑魏整字伯玉,后遣赵诵字公梁,案察中曹卓行造作石积?,之基,或解高格,下就平易,行者欣然焉,伯玉即日徒署行丞事守安阳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新媒体

光武帝刘秀那么厉害 为什么东
在西汉晚期,由于外戚王莽,废除孺子婴而自立为帝建立了新朝,但由于新朝的改制失败导致西汉发生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其

刘秀和他的东汉王朝其实都平
就像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在封闭漫长的农业社会,人口数量就是一个循环。由于西汉的休养生息政策,西汉末年全国人口已

成都槐荫发现汉墓群 墓主人或
今年10月的一天,在成华区沙河东岸槐荫市政道修建工地现场,工人们发现了一座青砖修建的古墓。随后,成都文物考古研究

孙权未称帝前是谁的吴王呢曹
孙权虽然晚年昏聩,东吴的朝局动荡,争斗不断。但是早年的他还是很有作为的,他继承父兄之志,守住了江东一片天地,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