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许阿瞿画像题字 砖铭题记

2018-12-05   阅读:116

  惟汉建宁号政三年三月戊午甲寅中旬,可哀,许阿瞿身,年甫五岁,去离世荣,遂就长夜,不见日星,神灵独处,下归窈冥,永与家绝,岂复??颜,谒见先祖,念子营营,二增仗人,皆[往]吊亲,瞿不识之,啼泣东西,久乃随逐,当时复□,父之与母,[戍]□□□,□□五月,不□□甘,赢劣瘦□,投财连篇,冀子长哉,□□□□,□□□此,□□土尘,立起□□,以□往人。井舍及鲁公冢守吏凡四人,月与佐除。

  东汉建宁三年(170年)三月。1973年3月南阳东郊李相公庄(汉宛城东南)出土。现存河南南阳博物馆。

  早《西狭颂》一年的《许阿瞿墓画像石》(公元170年),不仅雕刻有精美的图像,同时还锲刻有墓主人的名字和确切的纪年等文字。这是目前我国发现最早的墓志铭,也可视作中国画题长款之。

  惟汉建宁号政三年三月戊午甲寅中旬,可哀,许阿瞿身,年甫五岁,去离世荣,遂就长夜,不见日星,神灵独处,下归窈冥,永与家绝,岂复??颜,谒见先祖,念子营营,二增仗人,皆[往]吊亲,瞿不识之,啼泣东西,久乃随逐,当时复□,父之与母,[戍]□□□,□□五月,不□□甘,赢劣瘦□,投财连篇,冀子长哉,□□□□,□□□此,□□土尘,立起□□,以□往人。井舍及鲁公冢守吏凡四人,月与佐除。

  许阿瞿墓志铭画像石1973年出土于南阳市东郊的曹魏墓中,是三国人用汉代画像石重新筑造坟墓时被挪用作墓顶石的,该墓志画像石70厘米×112厘米,石面左方为志文,隶书,竖刻6行,满行23字,共136字,末行有16字漫漶,不能尽识,曾将拓片寄于郭沫若同志考订断句加标点,其文曰:惟汉建宁,号政三年,三月戊午,甲寅中旬,痛哉可哀,许阿瞿身,年甫五岁,去离世荣。遂就长夜,不见日星,神灵独处,下归窈冥,永与家绝,岂复望颜。谒见先祖,念子营营,三增仗火,皆往吊亲,瞿不识之,啼泣东西,久乃随逐(逝),当时复迁。父之与母,感□□□,□壬五月,不□晚甘。羸劣瘦□,投财连(联)篇(翩),冀子长哉,□□□□,□□□此,□□土尘,立起□埽,以快往人。”从铭文中我们可以得知:墓主名叫许阿瞿,年仅五岁不幸于东汉建宁三年(即公元170年)三月十八日就夭折了,全家极为悲伤。

  此石的右边刻有画像分上下两格,上格左边一幼童跽坐于榻上,旁边有铭文许阿瞿三字。许阿瞿前有三幼童,或托木乌,或牵引木鸠车玩耍。下格为舞乐场面,或飞剑跳丸,或踏盘鼓甩袖而舞,或抚琴吹箫奏乐,由此可以推测墓主人一定是富贵之家的孩子。

  许阿瞿的墓志铭铭文为四言韵文,语句流畅生动,书法方正整齐自然,在端庄厚重中透出率真灵稚气,与该画像石风格浑然一体,再现了汉代阶级迷恋于楚歌郑舞的生活方式,而且也反映了东汉时期崇信的观念和思想,是研究汉代社会生活和思想意识的珍贵的实物文字。

新媒体

袁绍继承了上千年的传统根本
本文节选自大司马的新书《宿命三国》,感谢各位用户朋友的支持,令此书一直处于热卖之中,有些朋友还在写书评,大司马

东汉与匈奴历经三次重要战斗
东汉消灭北匈奴,经历了如下几次重要战斗:一、稽落山之战;二、金微山之战;三、巴里坤追击战,消灭北匈奴。接下来,

东汉龟钮“郭赏”印赏析
1.7厘米,印面呈正方形,边长1.5厘米,印台厚约0.8厘米。印体红斑明显,表面局部有剥蚀,但整体状态较好,铜质。印钮为龟

东汉《夏承碑》石印本
东汉《夏承碑》石印本,《夏承碑》全称《汉北海淳于长夏承碑》,也称《夏仲兗碑》。东汉建宁三年(170)六月立。宋元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