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东汉简牍之巨 填补历史研究空白

2018-12-29   阅读:145

  长沙晚报讯(记者 任波 通讯员 黄朴华)昨日,《长沙五一广场东汉简牍》新书发布暨座谈会在长沙举行。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主任侯旭东、副主任刘国忠,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子今等全国著名简牍学者齐聚长沙,就公布的长沙简牍材料展开了深入热烈讨论。

  长沙五一广场东汉简牍出土于长沙市的中心区域,位于今五一广场东侧稍偏南。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长沙市文物考古工作者多次在五一广场区域发现简牍。1996年,在五一广场南侧的平和堂大厦建设工地,发现近十万枚简牍,因临近走马楼巷,遂命名为走马楼三国吴简;1998年,在五一广场西北侧的科文大厦建设工地,发现两百余枚东汉中期简牍;2002年,在五一广场东南侧的湖南供销大厦建设工地,发现两千一百余枚西汉简牍;2004年,在五一广场南侧的湘浙汇大厦建设工地,发现四百二十余枚简牍,因南侧临近东牌楼街,又名为东牌楼东汉晚期简牍。这几批简牍均出土于井窖中,简牍内容多为文书档案。

  五一广场出土东汉简牍的数量仅次于走马楼三国吴简,为出土简牍大之一。从史料的角度看,它的出土具有填补“空缺”之效。西北简中尚见一些东汉初期的简牍,属中后期者则比较少见,而五一广场简牍不仅数量上远超以往全国出土东汉简牍的总和,还填补了这个时期简牍乃至古籍所没有的内容,使我们看到过去没有机会见到的历史。

  长沙五一广场东汉简牍形制多样,对研究东汉历史,了解当时的社会生活状况有重大意义。这批简牍,绝大多数为文书,内容相当丰富,涉及当时的、经济、法律、军事诸多领域,其中大量简牍是当时使用的公文,涉及诸多郡县,有实效性。文书的撰写者多为各级,简文中所见名目繁多,是研究东汉官僚体系的第一手资料。就字体而言,隶书居多,波挑分明,草书则见于名籍及批示文字,对书法史的研究有重要价值。

  在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大学出土文献与中心、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四家整理单位和书局的通力合作下,《长沙五一广场东汉简牍》出版面世,在全国首次公布了800枚简牍的红外图版、彩色图版和释文。

  长沙五一广场东汉简牍的整理团队,是以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为平台,采取自愿合作、分散与集中相结合、发挥各自特长的方式进行。合作单位中,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具有丰富的考古工作经验,简牍的前期清理与日常做得也很周到,同时还有简牍整理与研究能力;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的一部分是从简牍帛书整理小组发展而来,在简帛整理方面有传统优势;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中心和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则有着较多的人才资源及简帛整理的丰富经验。四家单位精诚合作,为这批简牍的释读质量提供了保障。

  该书的出版面世,标志着“五一广场东汉简牍”取得了阶段性整理,预示着科研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势必在历史学、文献学、文书学、简牍学、法律史、书法史,乃至社会物质文化生活等方面产生一系列科研。

新媒体

读读东汉那时的爱情有你向往
自人、博物馆导师,历史系90后森女。搜狐旅游金牌作者、乐途专栏作家、驴妈妈旅游达人、途牛大玩家。 人生譬朝露,居世

东汉末年其实有四个国家 除了
人们都说东汉末年有三国鼎立,其实这个说法并不对,准确的来说,东汉末年的中原有四个国家,他们分别是魏、蜀、吴、燕

成都成华区槐荫发现汉墓群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吴晓铃)成都平原汉代生活画卷,随着近年持续不断的考古工作,正在徐徐揭开。今年10月,成都文物考古

东汉最有名的3个娃娃:一位
说起来历史上的即位史,历朝历代都可以编成一本厚厚的书来写了,但是这其中最奇葩的却不在少数,就拿东汉来说,最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