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晋一个注定短命的王朝

2019-01-14   阅读:177

  三国归晋,近百年的混乱终归一统,本应该迎来一个和平发展的朝代。然而,这是一个奇葩的王朝,不但选了个“何不食肉糜”的傻子做二世,而且选了一个野心大能力却有限的妒妇做皇后,终于导致八王之乱,放出乱华的五胡……

  一个新兴的,一定会比旧具有更高的能力。可是,晋王朝是个例外。因为事实上到司马炎手中时,已传到第三代,犹如曹丕时已传到第二代一样,恰恰进入的瓶颈时期。

  司马炎与曹丕同是,但曹丕有一个英雄父亲,在老爹的熏陶下,再加上自己已具有的文化人的气质,使他虽然,尚可维持一个最低水准。而司马炎则的是一个酒囊肉袋。老爹司马昭和祖父司马懿的恐怖政策把士大夫或杀掉或驱入清谈,没有留下一个政冶家或一个稍有才能的干部帮助他治理国家。

  在任何一个新中,开国元勋往往是一代精华,靠才干取得尊荣。只晋王朝的开国元勋,却是那个时代中最的一群。他们跟司马炎属于同类人物,除了知道谋求自己享受外,不知类还有崇高的理想和崇高的责任。宰相何曾有一次告诉他的儿子说:“国家刚刚创业,应该朝气蓬勃,才是正理。可是我每次参加御前会议或御前宴会,从没有听到谈过一句跟国家有关的话,只是谈些日常琐事。这不是好现象,你们或许可以幸免,孙儿辈恐伯逃不脱灾难。”

  何曾总算有相当见解,他已到危机,但他也不过仅只到而已,他自己每天仅三餐饭就要一万钱,还嫌没有可吃的菜,无法下筷子。而一万钱,在当时的购买力,足够一千人一个月的伙食,这是的奢侈。所以事实上何曾也属于专谈“日常琐事”——醇酒和最有劲的一员。他不可能例外,如果他不,他就挤不进阶级的窄门。

  至于司马炎,他中的姬妾多到一万余人,以致使他每天发愁,不知道到谁那里睡觉才好,就乘坐羊车,任凭羊停在何处,他就宿在何处,聪明的姬妾因之用盐汁洒到竹叶上,引羊驻足。

  更不幸的是,司马炎的嫡子,皇位继承人司马衷,是一个白痴。听见青蛙叫声,他问:“它们为什么叫?为公?为私?”听见有人饿死,他大惊说:“何不食肉糜?”

  290年,司马炎逝世,司马衷继位。庞大的帝国巨轮,由白痴掌舵,这个帝国的前途,用不着跟谁打赌,就可确定它的结局了。

  晋武帝司马炎和皇后杨艳是一对奇葩夫妻。杨艳为司马炎生下了三子三女(司马轨、司马衷、司马柬、平阳公主、新丰公主、阳平公主)

  因为司马轨的早逝,司马衷成了长子,可是他是个先天弱智,反倒是弟弟司马柬收集了本属于他的智力,很是聪明伶俐。出于为国家的长治久安考虑,皇位的人应该是司马柬。但传嫡传长的,以及母亲杨艳的,使得有意立幼的司马炎打消念头。

  立嫡立长确实是难以的理由。但据说杨艳还有一个理由:儿子已经这样了,已经够可怜的了,把皇位给他算是作为补偿。

  司马炎的很多决策其实是受杨艳的主导的,尤其是在涉及儿子司马衷的事情上。所以,在给13岁的司马衷选太子妃一事上,也是杨艳说了算。司马炎本来看中的是卫瓘的女儿,被杨艳否决了,因为她看中了大都督贾充(杀了曹家倒数第二任帝王曹髦的晋家功臣)家的女儿。

  一步错,步步错,立司马衷为太子已是错,而给司马衷选了贾南风做太子妃,则更是错。可是杨艳并不觉得这些都是问题,因为收了贾充夫人郭槐的重礼,杨艳要选贾家女儿做太子妃——或许,她看中的不是其女儿,而是贾充的——那个时代,门第是很重要的,哪怕是。

  这次司马炎倒是明确提出反对了。反对理由是选儿媳妇要先看看亲家母,郭槐太过于泼辣凶悍,她生养的女儿估计也是。

  但是反对无效,司马衷最终还是娶了贾南风。结果,贾南风的丑差点让公公司马炎从宝座上一个跟头栽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被奇丑无比的贾南风给刺激了,司马炎觉得自己也需要被补偿,他广征以充后宫,用美色来洗洗被贾南风辣到了的眼睛。

  杨艳一看,这什么情况啊,你这是故意给我添堵,一气之下病倒了,而且很快就去世了。

  临终前,杨艳要求司马炎继娶自己的堂妹杨芷为皇后,并要求杨芷一定要替自己护好司马衷两口子。

  杨艳这一手厉害,一来堵死了一直以来被司马炎专宠的贵嫔胡芳晋升皇后的道,二来给司马衷留下了一个伞。

  新任皇后杨芷才十八岁,比自己的儿媳妇太子妃贾南风还小,她很听话地遵从了堂姐杨艳的遗言:给予司马衷和贾南风很多照顾。

  不过,贾南风可不是之辈,她继承了母亲的彪悍风格,很快就压过太子成了太子宫中真正的主人。贾南风的好色、、嗜血、、善妒……一一展现。

  司马炎本来就讨厌这个儿媳妇,对她的种种恶劣一直隐忍不过是投鼠忌器。但是在贾南风亲手将司马衷侍妾肚子里,刚刚成形的男胎活活剖了出来的面前,司马炎再也忍不住了,要将贾南风废去太子妃位冷宫金墉城。

  杨芷不愧是杨艳的好妹妹,立即劝司马炎不要这样做。结果是不出乎预料的,司马炎生罢气也就过去了——或许,他更需要顾及贾充家族的。

  公元290年,55岁的晋武帝司马炎病逝后,32岁的司马衷继位,是为晋惠帝,贾南风成为皇后。

  司马炎给司马衷留下的辅政重臣是杨芷的父亲杨骏,司马炎的用心是好的,担心自己的白痴儿子不会理政,可惜,选人出了错。

  杨骏从基层一步登高,得志,住进理政的太极殿、用的笔墨批阅奏折……而且他还缺乏基本的历练与位极人臣的头脑,并且对杨芷等人的劝说一点都听不进去。

  不作死,不会死。杨骏的簪越行为让群臣及司马家都异常,贾南风更甚——她不同于其他后宫女人,她是有欲且权欲极大的女人,杨骏挡了她独揽的,而且万一真成了杨家天下,哪里还有她的活。

  公元291年,即白痴上台的次年,贾南风就联合白痴丈夫的异母弟弟、楚王司马玮,杨骏谋反,由司马玮发兵讨贼,把杨骏杀掉。这次,仅洛阳一城,死于屠灭三族的就有数千人。杨骏的由司马衷的祖叔司马亮亲王接替。在祖叔下,贾南风这个侄孙媳妇插手,又发生困难。于是她再如法,距杨骏被杀三个月,她仍利用司马玮,下诏司马亮也谋反,命司马玮发兵讨贼,再把司马亮杀掉。

  铲除司马亮跟铲除杨骏所用的手段一样——诬以谋反,不过司马亮是皇室中最有人望的尊辈,贾南风发现可能引起强烈的风暴,而对司马玮也没有恰当的可以安抚,于是霎时间她无情,把责任全部罩到司马玮头上,下诏司马玮“矫诏”,即假传圣旨,擅自大臣。被在手指上的司马玮仓促间,绑赴刑场,他从怀里掏出白痴司马衷亲笔在御用青色纸上写的诏书,要求监斩官为他申雪,可是与法律无关,他陷入的诏狱系统,不可能靠他的解救,监斩官除了与他同时垂泪外,别无他法。

  贾南风皇后暴风雨般一连了三重障碍,才算如愿以偿地掌握。等她自以为已经完全控制局势时,她斗争的目标指向皇太子司马遹——司马衷跟另外一位平民出身谢姓姬妾所生的独生子——贾南风只为司马衷生了两个女儿(弘农郡公主司马宣华和哀献皇女司马女彦),没有儿子。

  要说遗传也是很奇怪的,白痴司马衷的儿女们却个个聪明,看来都是随娘不随爹。

  皇太子司马遹更是聪明到知道走贾后母亲郭槐的子,他对郭槐比亲外孙还要孝顺,郭槐被得一个劲帮他说好话,要贾后他。

  贾南风就是缺一个儿子,没有自己的儿子,废了司马遹还是便宜了别的皇子,所以,只要一有了自己的儿子,贾南风就会对司马遹下手。

  眼看着自己就是生不出儿子来,贾南风决定冒险弄一个来。于是,贾南风怀孕,然后把妹妹贾午和情夫韩寿的儿子偷偷抱进宫,冒充自己为司马衷生的皇子。

  300年,贾南风再抛出其效如神的“诬以谋反”的法宝,下诏司马遹谋反,把他杀掉。她以为这下自己可以了,可以拿手中的假皇子做太子,即便白痴死了,自己尤可以做皇太后。

  然而,让贾南风没有料到的是,这一次性却发生了性反应,而且是激烈的反应,尤其是终于的司马家诸王看到了悬在自己头顶上的,看到了,他们再也不肯坐以待毙,纷纷起兵。

  司马家族图谱,标注的①②③等“八王之乱”中的八王,系按照其死亡顺序标注。

  白痴司马衷的祖叔、司马懿第九子、赵王司马伦亲王在智囊们的设计下,号召为皇太子报仇,发动。

  司马伦本是贾南风手下的马屁精之一,利益使他抓住机会他的恩主。所以当他的军队进入贾南风时,贾南风张惶失措,犹如。她被在专门高级皇族的金墉城,灌下满是金屑的酒而死,贾姓戚族全被。

  贾南风按下八王之乱的电钮,也被八王之乱的巨轮碾碎,同时,觊觎宝座的已经放出。——八王之乱是司马皇族之间的自相,愚蠢而,姓司马的家族跟狼群没有两样。它促使大一统的晋王朝由瘫痪而崩溃,灾难的五胡民族,乘机,中国心脏的中原地带,一片。

  司马伦毒死了贾南风皇后之后,也发现当宰相不如当。次年(301年),他把白痴司马衷,自己坐上宝座。结果他的侄孙,在许昌的齐王司马冏,联合关中长安的河间王司马颙、邺城的成都王司马颖乘机起兵司马伦,攻陷洛阳。司马伦只过了四个月的瘾,便被送到金墉城,被灌下他四个月前灌贾南风的金屑酒死掉。

  司马冏拥戴白痴,使他成为当时的英雄人物,他也自以为功勋盖世,十分伟大,但事实上他跟司马伦同是蠢才。他从地方一跃成为宰相,自空一切,索性坐在家里处理政务,所有高级官员都要到他家请示,白痴司马衷被冷清的摆在一旁,没有人理睬。这种作法给野心家一个反对的借口。302年,河间王司马颙联合当时驻军在洛阳的长沙王司马乂,攻打司马冏。司马冏战败被杀,其子被于金墉城。于是司马冏党羽被灭,司马乂独揽。

  司马颙见朝政被司马乂独揽,心怀不满,于是多次派人刺杀司马乂,却都没有成功。303年,司马颙令部将张方领兵7万与司马颖20多万大军起兵洛阳。晋惠帝下诏令司马乂为大都督,兴兵迎击。双方连续作战几个月,司马乂曾攻破司马颙、司马颖联军,斩杀俘虏了6.5万人。

  304年,洛阳围城中,在朝廷内任职司空的东海王司马越乘司马乂军疲惫,一些禁军将领,夜里捕获司马乂,将其交给了河间王司马顒的部将张方,结果司马乂被张方的用炭火烤死。

  司马颖在朝野向来有,而且军事实力强,入洛阳后被增封二十郡,拜丞相。河间王司马颙也官升太宰,东海王司马越为尚书令。司马颙上表认为司马颖应该成为皇位继承人,过后废除皇太子司马覃,以司马颖为皇太弟,丞相不变。

  司马颖就这样成为皇位的继承人,但他的聪明才智比他的白痴哥哥司马衷高不了多少,他不住在洛阳,而住在他镇守司令部所在的邺城(临漳——记住这个城市,它是五胡十六国及南北朝大时代的重镇)。邺城距洛阳直线公里外对作遥控。

  洛阳方面的,促使司马越发动第二次(距他第一次司马乂仅七个月),逐走司马颖派驻在洛阳的警卫部队,然后带着白痴司马衷的御驾,亲自司马颖。司马颖管你是不是,发兵迎战,在汤阴(河南汤阴)把中央军击败。司马越只身逃走,白痴司马衷被俘虏到邺城。

  司马颖冒冒然俘虏了,铸下大错。蓟城()镇守司令王浚,动员以鲜卑人为主的精锐兵团,南下勤王。鲜卑人的强悍善战,举世闻名,司马颖军队望风而逃,他只好放弃邺城。可是就在临开拔的前一分钟,因为恐怖气氛的重压,他集结起来的军队突然一哄而散。

  司马颖只剩下几十个骑兵卫士,带着眷属和白痴司马衷,向洛阳逃命,途中几乎被鲜卑追兵。远在长安的司马颙命他派往援助司马颖的大将张方乘着这个机会,迁都,把白痴置于自己控制之下。

  一连串使人的大事,都发生在304年,即大时代开始之年。当司马颖向洛阳逃命途中,成汉帝国和汉赵帝国,分别建立。——东汉时,自光武帝允许边民内迁以来,游牧部落一看,相比于塞外那天寒地冻没水果吃,你看看塞内多好。下大雨的时候有砖瓦房住,天冷的时候有木料可以取暖。于是游牧部落迁到塞内的热情那是相当高涨!经过东汉一朝,到西晋时,关中和凉州的外族已占当地人口一半——而且都已改了汉姓。

  游牧部落内迁为“五胡乱华”埋下了伏笔,但西晋真正把持不住地方,造成“五胡乱华”的主要原因,还是西晋自己乱了阵脚。

  “五胡”:主要指匈奴、鲜卑、羯、羌、氐五个胡部落。一直以来,五胡都居住在西晋的国土内,虽然一直有贼心想点事儿,但是耐于西晋还是一个拥有相当实力的大佬,只得一直作罢。直到西晋自己内乱,八个王爷都想当,皇后贾南风也不老实……人家一看,你自己都乱套了,我们还等啥!

  五胡乱华的开始是由氐族及匈奴族发起的。公元304年的冬天,氐族的老大李雄先占成都,给自己封了一个“成都王”,史称成汉;然后,匈奴贵族刘渊也不甘示弱,起兵于离石(山西吕梁),史称汉赵。

  在304年的这个冬天,当成汉和汉赵自立为国的时候,西晋还是占据中央的,但西晋这个昔日老牌大哥确实对这些后起之秀也没啥办法,只能。

  司马颙既掌握了白痴司马衷,便不再需要呆瓜司马颖了。司马颖的皇太弟的头衔被撤销,司马颙如愿以偿的当了宰相,总揽。

  然而,那位战败逃走了的司马越,在中原地区重新集结兵力,号召勤王,要求杀掉迁都的张方。司马颙的才能和他的野心大不相称,前方刚打了两个并不关痛痒的败仗之后,就仓惶失措起来,竟真的把张方杀掉,向勤王军求和。

  勤王军跟一个自毁战斗力的对手谈判,继续,进入长安,迎接白痴司马衷还都洛阳。这时候全国已被战争得破败不堪,这个盛大的还都行列,只有一辆牛车供白痴司马衷乘坐,其他官员只好用两条腿走。

  司马颖于勤王军进入长安时逃亡,途中,到他曾经叱咤风云的故地邺城,在狱中被绞死。司马颙也跟着逃亡,后来中央征召他当宰相(司徒),他恍惚前往洛阳就职,走到新安(河南渑池),被另一位亲王司马模派人拦截,在车上被绞死。

  司马越是八王之乱的最后一个王,他跟其他七个亲王同样的低能,没有从躺在血泊里的尸体上得到任何教训。还都洛阳的第二年年(306年),他就把白痴司马衷毒死,另立司马衷的弟弟司马炽继位。

  ——我们实在不懂他为什么要毒死司马衷,依照常理,一个白痴应该是权臣最满意的对象,没有除去的必要。但必要不必要不是由我们下判断,而是由人下判断,司马越一定有他自以为非下不可的理由,世界上正因为这么多浆糊脑筋,才十分热闹。

  新司马炽智力正常,有心把国家治理好,可是为时已经太晚,而且司马越也不允许除了他自己外其他任何人把国家治理好。309年,他从前方重镇荥阳(河南荥阳),突然率军返回洛阳,就在司马炽面前,把宰相部长级高级官员十余人,他们谋反,一齐处斩。司马炽除了外,别无他法。

  然而,对内并不能解除对外困境,新兴起的汉赵帝国大将石勒所率领的游击部队,纵横攻掠,像剪刀一样,把首都洛阳对外的交通线,全部剪断,洛阳遂成为孤岛,粮食不能运进来,发生空前。

  司马炽下诏征召勤王,可是没有一个人前来赴援,拥有重兵的将领们都在忙于本身的救亡,或者已对失去兴趣,像304年击败司马颖的蓟城()大将王浚,他就正在建立他自己的割据,打算自己称帝称王。

  司马越这时候才知道他所独揽的,前途黯淡,只好孤注一掷。310年冬,他留下他的妻子裴妃,儿子东海世子(东海亲王的继承人)和一位将领,共同镇守洛阳。他自己率领全部兵力,南下出击,希望打通一条通往长江流域的粮道。好不容易挺进到直线公里外的许昌(河南许昌),他发现自己已陷在无涯的叛乱骇浪之中,束手无策。

  311年春(永嘉五年),距司马越出兵只五个月,再前进130公里,到达项城(河南沈丘),情况更是恶劣,忧惧交加,一病而亡。他的军队群龙无首,不向西北折回洛阳,反而折向东北,打算把司马越的棺柩,护送到司马越的东海封国(山东郯城)安葬。项城与东海相距直线公里,叛军密布,没有人知道他们怎么敢确定必可到达。

  晋王朝这批没有总司令的大军,从项城出发,汉赵帝国大将石勒尾追不舍,只走了80公里,到了苦县(河南鹿邑),汉赵兵团合围,先是箭如雨下,接着骑兵冲杀,晋十余万人的精锐,全军覆没。包括宰相王衍在内所有随军的高级官员和所有随军的亲王,也全数被俘。

  王衍以清谈闻名天下,石勒向他询问晋的情形,王衍自称他从来不想当官,当官后也从来不过问政事。然后向石勒献媚,石勒脱离汉赵,自己当。其他官员和亲王,并排坐在地上,大吼小叫,声泪俱下的纷纷他们对没有责任。

  石勒告诉王衍说:“你从小当官,一直当到宰相,名扬四海,却说自己不想当官。又说自己不过问政事,简直是天下奇闻。使国家,正是这一类的人物。”推倒土墙,把他们全都活活压死。

  洛阳方面,一听到,那位镇守将领,丢下不管,只护送着裴妃和东海世子,夜半出城,向东海封国(山东郯城)逃走。洛阳城中霎时间乱的像一堆被踢翻了的蚂蚁窝,都以为跟着军队走,比留在洛阳要有较大的机会。至于东海(山东郯城)是不是安全,中途是不是安全,都不知道,人们只知道洛阳危在旦夕,脱离得越早越好。

  然而,就在必经之的许昌东北部,这批浩浩荡荡的富贵群,进入石勒早已布置好的埋伏阵地,包括东海世子在内共48个亲王,全被生擒活捉,他们的下落没有人知道,大概都被卖给汉赵帝国的新贵永远为奴。只有裴妃,她在被卖为奴之后,辗转再逃到江南,成为司马家族中最幸运的一员。

  随后,石勒率领大军不费吹灰之力就攻进洛阳,不分王公士民乱杀一通,三万余遭到,晋怀帝也被掠走了!

新媒体

西晋一个注定短命的王朝
三国归晋,近百年的混乱终归一统,本应该迎来一个和平发展的朝代。然而,这是一个奇葩的王朝,不但选了个何不食肉糜的

西晋比曹魏更强大 为何曹魏轻
熟读汉末三国史,我们都知道,在那个时代,曹魏一统江北,算是一家独大,东吴和蜀汉只能结成联盟,才能抵御住曹魏强大

西晋太康之英陆机、陆云当众
看过三国的都知道陆逊是谁,孙吴名将,吴国丞相陆逊是也。这二陆兄弟俩陆机、陆云是陆逊的孙子。这陆抗就是兄弟俩的父

西晋画面有多惨?十余万军民
虽然说古代没有不亡之国,但等到一个朝代或帝国时刻真正到来时,其画面之惨烈所带来的视觉冲击,恐怕没有几人能承受。